【劇評】《沙地》-看似簡單,其實處處暗藏玄機的戲


評論:賈亦珍

來源:賈大哥部落格

表面上看,《沙地》是個很簡單的故事,一方沙坑,小男孩跟小女孩在裡頭玩;但看著這樣簡單的形式,卻不時發現,裡頭潛藏著一些若隱若現的玄機。

光是小男孩跟小女孩這兩個角色,就變化多端。

開始時,你會以為這是個兒童劇,玩兩小無猜的遊戲;隨著劇情推演,小男孩的黑暗面出現,你會以為這下子要談到霸凌的事了;但突然間,小男孩小女孩卻彷彿變成男人跟女人,出現了非小孩會有的肢體動作,然後,轉眼間,他們又變回到小男孩跟小女孩。

於是,你發現,小男孩不必然是小男孩,小女孩也不必然是小女孩,這裡頭有很多藏著沒說、觀眾卻能會心體悟的東西,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有相同感受,但每個人都會有感受。

小男孩大量的自言自語是一個很特別的呈現方式,這些滔滔不絕的自言自語、講著蝙蝠俠、講著大壞蛋、講著小男孩想像世界裡的情節時,常常會有一兩句話突然像雷光電閃般地射出來,直入人心,把你撞得腦袋像突然接收到大量訊息一樣,拚命地轉。

波蘭導演卡霞運用牯嶺街小劇場場地本來就有的那道門,讓小女孩出現或消失,我覺得很有意思。

門開了,小女孩出現了,門關了,小女孩消失了,對小男孩來說,那扇門是個期待,他期待裡頭走出來的小女孩能陪著他在沙坑玩,但每當小女孩真的出現時,他又用想耍帥而用頤指氣使的態度嚇走小女孩,兩性關係不就是如此?

還有,小女孩要永久離開了,小男孩想把最心愛的蝙蝠車送給她,小女孩不要,反而把她一直珍藏著的小男孩給她的手帕還給他,小男孩不知道的是,這條當時他隨手拋給她擦拭傷口的手帕,才是真進了她的心;蝙蝠車,那是男孩的玩意兒,她要幹嘛?

送還手帕,會不會代表這小女孩要切斷了這一個牽繫?

《沙地》這齣戲的成員也很有意思,對導演卡霞、男演員王健銘及女演員鄒雅荃來說,都有「第一次」的意義。

來自波蘭,現在台灣發展的卡霞,雖然曾在創作社的《檔案K》演出,但在台灣自己做戲,這是第一次。

對鄒雅荃來說,主業為燈光設計的她,其實也很想演戲,「我演過一次,不露臉的。」她在一齣偶戲裡擔任操偶師,觀眾只看得到偶,看不到操偶師。

她跟卡霞是舊識,早在她大學到波蘭去當交換學生時,兩人就在一個戲劇的工作坊結識,卡霞到台灣來發展,兩人又聚在一起,卡霞想做戲,她想演戲,就一起做了《沙地》這齣戲,而且找了一個也是第一次演戲的男演員王健銘。

#theaternaturallyconnected #MichałWalczak #thesandpit #瓦恰克 #沙地 #自然而然劇團

最新文章  Recent Posts
每月張貼 Archive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