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報導】自然而然劇團打造零廢棄舞台(生命力新聞)



【生命力新聞:記者楊岫恩、唐德容/新北市報導】


表演者賣力地起舞著,搭配生動的肢體與表情,以及舞台上精緻的表演布景與服裝,配上精采的劇情,吸引了台下無數觀眾的目光,這是劇團表演常見的光景,但當舞台謝幕,那些布景裝置跟使用完畢的服裝,最後到底何去何從呢?自然而然劇團給了我們最佳的解答。

與自然共生 零廢棄舞台的初衷

自然而然劇團是波蘭女演員卡霞(Kaxia)和台灣劇場工作者鄒雅荃於二○一四年共同創立之劇團。兩人之所以認識,是因為鄒雅荃在波蘭當交換學生時,受邀參加了一場家居派對,友人知道她是台灣人,所以介紹了正在學習中文的卡霞給她認識,成為了契機,後來卡霞移居來台,加上兩人對劇場抱有相似的理念,以「想一起做一齣戲」為契機展開合作,為了申請補助經費而決定立案,一步步形成了現在的自然而然劇團。


自然而然劇團與他者不同之處在於她們以關心環境、杜絕浪費為初衷,進行每次的創作跟展演。在團隊成立之前,她們就已經發現了每次劇場表演後,若短期內沒有持續演出同作品,那些布景裝置與戲服就會面臨被棄置的命運,鄒雅荃說:「因為丟棄的成本總是比倉儲還要低。」所以她們在創作過程中也盡量減少耗材,其團名也正是發想自「Theater Naturally Connected(戲劇與自然的連結)」這個概念,一部分是強調劇團要「與自然共生」,並重新思考劇場與自然環境的關係;另一部分,是她們認為劇場有著神奇的魅力,能夠將形形色色、有著不同經歷的人聚集起來,為了一個目標共同努力去達成,因為抱持相同的信念,而產生強大的能量。


有感於劇場製造出大量耗材,對環境形成間接的傷害,她們便推出了「零廢棄舞台」此一概念,希望從一開始的道具製作,到整個表演過程的結束,都能夠多利用可重複、可回收且對環境相對友善的素材,所以他們經常向其他劇團收購表演過後的材料,像是木框、樹枝等等,也會向舊衣回收場、二手物販賣店收購衣服、床單與其他道具,或是向成衣回收場索要些大量卻準備被丟掉的碎布,這些碎布看起來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,但因為布料具有可以剪裁、縫紉、再造的特性,拼拼湊湊後就是一件極具特色的戲服。


用吸管、塑膠袋碎片與二手衣製成的戲服。 自然而然劇團/提供


杜絕浪費 二手物回收再利用

而舞台布置與服裝的部分亦別具心裁,他們自鄰近的廠商收集不要的紙製雞蛋盒,作為劇中「山」的主體、用樹枝與塑膠袋拼湊模擬的「巢」,用吸管與布所製成的頭飾,還有編織物加上剪成細條狀的塑膠袋,以及用二手床單與衣物縫合成的蘿蔔裝與各式帽子,這些看起來已經沒有其他用處,甚至被常人視為垃圾丟棄的物品,在自然而然劇團眼中別具生命力,加以利用就能夠為一場場表演製出精緻的素材,不細看也不會發現這些物品其實唾手可得。



《滾地球》劇中的「山」。 自然而然劇團/提供


自然而然劇團利用廢棄素材做成的服裝。(由左至右為塑膠細碎與二手衣拼成的白禮服、二手衣縫製成的裙子、床單染色製成的蘿蔔裝、用二手圍巾與塑膠罐做成的帽子、卡霞從波蘭帶來的古老樂器) 攝影/唐德容


以戲劇發聲 挑戰社會議題

除了環保議題外,自然而然劇團也著重在不同主題的創作與議題,像是以中文版本重新呈現出波蘭經典名劇《沙地》,改編波蘭經典劇本《鞋匠》(波語:Szewcy )而成的《艾玲》,或是積極開辦劇場體驗課程、製作與操作小丑手偶的訓練課程等;而最受矚目的則是近期在桃園晴耕雨讀小書院演出的《共生公寓》一劇。



《共生公寓》劇照。 自然而然劇團/提供


《共生公寓》由沈柏岑和張佳翔兩位男演員主演,以情侶相戀、爭執與互相依賴的樣貌與狀態來探討婚姻平權與現代愛情的關係,以小丑魚和海葵的共生做發想,詮釋現代社會可能面臨的婚姻困境,與同志戀人面對的審視和壓力,雖然這部作品以同志戀人為主角,但探討的內容所牽涉到的絕不僅是同志族群,鄒雅荃說:「婚姻平權包含的有兩件事,一個是婚姻,一個是平權。」她表示,朋友在觀看完以後,告訴她有些劇情中的對話,正是早上和丈夫吵架的對話,因而忍不住在書院外大哭;對沈柏岑和張佳翔來說,這部劇同時也讓他們重新思考愛情這件事,張佳翔進一步解釋:「婚姻也許是一種保障,但反過來也可能是一種枷鎖。」


首創零廢棄理念 從錯誤中成長

在劇團經營的方面,身為團長的鄒雅荃說,用大量二手物聽起來不僅減少浪費,同時也會省下一大筆錢,但其實不盡然是這樣,許多二手物因為較稀少、本身收藏價值就很高等因素,所以反而比買新的還要更貴,或是要追求較好的質感,不得不在質料和價格中做出取捨,但為了盡力去落實零廢棄劇場的理念,他們還是忍痛咬牙買了下去;加上找到適合的舊物其實並不容易,勢必得花上一段時間尋找、整理與再造,這也是劇團在經營上較困難的部分之一,卡霞也表示:「零廢棄劇場其實是有點困難的事,這是一個全新的概念,沒有太多前例可以參考,我們只能從自己的錯誤中學習。」



劇團的演員兼行政的沈柏岑也說:「我覺得零廢棄劇場是一個終極的理想,但我們會盡量去達成。」要真正落實零廢棄其實相當困難,而且常常在一些經常忽略的細節中就會造成浪費,像是舞台上標示位置或固定道具要用的膠帶,並不能夠重複利用,團員們所能做的就只能盡量撕小段一點;還有最大的困難,就是在吃飯上面,那些外賣餐具也會造成很大的浪費,有時候行程過於緊湊,也難以把自備的環保餐具先行送給店家,裝完後再送回,就算時間充裕,這樣的過程亦相當耗時耗力,故店家也不一定會答應幫忙。有鑑於這些經驗,他們有時候也不得不妥協,或是盡量排出時間讓團員能以各自外出內用的方式減少浪費,這需要相當大的自制力與觀察力,才能時刻留心周遭可能造成的浪費。

費時又費力 因理想而樂在其中

然而,當被問及為什麼要以零廢棄劇場作為劇團主軸時,卡霞毫不猶豫地說:「何樂而不為呢?我認為我們所有人都該以此為目標。」其他成員也非常支持這個理念,張佳翔也說:「我非常喜歡這個目標,不僅在台灣,全球有很多東西都是一次性的浪費,而且在做劇場、做表演、影視也是,很多東西使用過後就拆掉了,這樣其實蠻可惜的。」所以即便這個目標為創作乃至生活上一些小地方帶來不便,但他們總是努力想辦法用不浪費的方法去解決。


自然而然劇團盡最大的能力,堅持在進行自己最熱愛的劇場藝術時,也要對環境友善,愛護已經傷痕累累的地球,正如他們所認為的,劇場是一個把有共同理想的人聚集起來,產生能量並達成目標的神奇地方,不畏懼困難也不抱怨辛苦,以能夠與自然共生共舞持續努力前行。

採訪側記

經過這次的採訪,我們發現對自然而然團的成員們而言,「零廢棄」的概念不僅適用於舞台,更是從個人出發,從自己的生活習慣做起,希望能為友善地球環境盡一份心力。除此之外,也深刻地看見他們對戲劇的初衷與熱忱,並且共同朝著與戲劇共度一生的目標前進。









最新文章  Recent Posts
每月張貼 Archive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